正在加载数据...
您现在的位置:郑州市信息技术学校>> 教学科研>> 校本课程

校本课程

要分数还是要素质,中国教育只能二选一吗?

作者:科研处推荐 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6日

  一、中国教育呼唤改革

  关于中国教育的现实,我们已经听到太多批评的声音,最典型的就是到底要分数还是要素质的两难的境地。好像在目前高考制度下面,我们觉得一个学生你只能在所谓的机械训练和创意思维之间或者说在你的人生发展所谓的今天和明天这两个选择中间,你只能选择一个,这真的是无法解开的死结吗,如果说是在现有的教学模式下面,的确是。但是我相信在互联网的时代,我们终于有机会来去对传统教学模式中所有核心的关系,我们要开始进行重新塑造,这包括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关系,老师和老师之间的关系,学生和学生之间的关系,以及更加重要的我们学生和知识的关系还有知识与知识的关系。

  在20124月份,我记得我当时在河南的一所高中去听课,虽然是高一,但是班主任已经开始在做高考动员。这个班主任讲话之后,所有的学生开始一个一个地轮流上台,表决心,确定你所谓的高考目标,我坐在最后听这堂课,感觉整个班级的氛围是非常地沉闷甚至非常地冰冷,这堂课没有听完,我就离开了。几天以后,我在山东的另外一所学校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另外的情景,那所学校是一所初中,它的课堂中间所有的教室的位置,课桌的位置已经不像传统那样一排一排摆放,而是六个到八个同学合成一个小组,桌椅摆在一块,构成小组式的布局,在上课的时候,所有的学生离开了座位,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全部涌到黑板前,这个教室的黑板也非常特别,他不是只有一块黑板,而是绕着教室四周有四块黑板,所有学生在黑板上演算他们的题目,开始交流他们小组合作学习时候的一些心得,我看到一个最奇特的情景,有四位学生在黑板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他拿着粉笔蹲在地上,在地上开始写写画画起来。这个课堂非常地活跃,同学之间的交流非常地深入,老师只有在所有同学出现了大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才会出场进行针对性的讲解,这是另外一种课堂。

  后来我在广西的一所超级中学,是当地高考名校,我和他的校长交流,他的校长跟我讲了这样一件事情,这个校长本身是语文特级教师,我在自己的课堂上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情,我在教学生《纪念刘和珍君》,这是鲁迅的一篇名作,教这篇课文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困难,这篇文章必须要介绍当时的历史背景,就是民国和北洋政府到底怎么回事,我只是语文老师,我对这块并不太了解,我只能以我当年读书的时候我还记得那些印象,我向学生去介绍当时的历史背景,他上完这堂课觉得心里没底,他去找学校的历史老师,他说你们历史课上现在是怎么介绍这段历史的,历史老师听了这位校长的讲解之后,他说我们历史学科早已经不是像你这样来介绍这段历史了,这意味着什么?当我们的学科以这种割裂的方式展开教学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很多的知识也是被互相地割裂了。

  这是我在2012年开始进行中国教育创新案例研究中心这个工作的时候,我在全国各地遇到的几个常见的这样课堂的景象,我想刚才描述的这三个故事基本上代表了目前中国我们这种教育的复杂性和多元性。所以从2012年开始,我就从事了中国教育创新案例研究的工作,这个工作就需要我在全国各地去拜访各种各样的学校,去听各种各样的课程。

二、突破传统教育窠臼,初创泉源教育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半年,半年之后,当我面对数百个全球各地的教育创新案例的时候,我开始思考教育到底是什么?我也没有答案,但是这个过程让我非常清晰地知道我们的知识再也不应该是以教材这种干巴巴的面孔来呈现,我们的学习不应该再靠高压来驱动,我们学习的成效或者教育的成效也绝对不能仅仅用分数来衡量,是不是存在一种可能,让真实的问题来驱动我们的学习,让认知的逻辑来代替学科的轨道,并且让思维的训练优先于所谓技巧的训练,最终我希望一个学生在离开学校的时候,他应该初步具备认识世界和自我,想象未来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是一个非常高的目标,我想如果我把我在做案例研究的时候,看到所有创新的做法,我把它集成在一个教学的平台上,那么有可能会实现我刚才所描述的那一个梦想。这就是我所创办的泉源高中训练营最初的由来。

  我们最初的泉源高中训练营是在江苏茅山的一个乡村里面开始成立的,这个山村是在茅山山清水秀的地方,非常地便宜,这么大的院子,一年的租金只有四千多块钱,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遇到最大的障碍还不在于这些外在的条件,而在于说学生和家长对我们的理解,当时我的做法是我印了一批传单,在周边的村子去发放,不过这番努力好像没有什么成效,因为村民不知道我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描述的这种教育,一个是到底能给我小孩的分数带来多少的提升,另外一个,你们这里会有什么的条件提供给小孩。

  在争取村民支持中间,我当时没有取得成功,不过最后终于有一个学生开始来找我,他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学生,他当时已经在南京一所职业高中读了一年,我们知道在中国传统评价体系中间,普通高中上不了,只能去上职高的,我们认为是边缘化的学生,不过无论怎么样,总算有一个学生开始来找我了,后来他的同样在读职高的同学,也愿意加入,这是我们最早的两个学生,后来我的一个在做公益的朋友,推荐了他长期资助的三个贵州的学生,也到这边来,这个就是我们最早的第一批五个学生。在2012820号,我们在茅山的一个山村里面我们一个虽然很不起眼,但是我们觉得很有意义的教育创业实践就开始了。

三、撕掉教科书,重新定义教材

  这些学生来了之后,我们带着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这样的,我把高中三年九门学科所有教材,大概有122本全部摊在桌上,我说我们现在要干一件事情,把这些书全部撕开。

  他们当时很吃惊,他说我们不学了吗?我们并不是说仇恨这些知识,我们站在中国现实情况下面,你如果想要进一步地去进入大学深造,那这是你绕不过去的一个槛,我们把这样摊在桌上,我们是完全尊重教材所划定所有学习的边界,这些所有知识的内容全部学习到,我们希望给教材重新整整容,因为我们认为教材这些知识的编排方式有太多太多的问题,当时我把所有高中的学科目录打印出来贴满了我们的墙壁,带着我们这五个学生一起做了一件事情,我们一起来观察这些目录,看看凭借我们常识和感觉,看看这些知识我们是不是有一个重新组合的方式。

  看了两三天下来,这些学生他们自己看出问题来了,虽然这些知识他们还没有开始学习,仅仅从目录中间,他们可以看出现有教材编排很多不合理性,比如我们高中历史必修一它的主题是经济生活,在高中政治必修一主题是经济生活,高中历史的必修二的主题也是关于经济,同时我们在高中地理教材中间也有大量关于经济的部分,比如说区域经济和规划,旅游经济等等,甚至我们看到有一些内容,在不同学科里面教学中的章节的名称都一模一样,比如凯恩斯主义,关于罗斯福,关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发展,它在政治和历史教材不同的教材中间甚至出现的章节名称都一模一样,无论这些知识的编排有多少学科的学术上的理由,在我们看来如果要建立真正的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学逻辑,我们必须对知识的结构进行重新再造。

  在那一周里面,我们这五个学生总共提出了将近80个知识模块,我们把它全部写在黑板上,进行逐一的讨论,到底哪些是更合理的组合,哪些更适合我们在高中阶段展开学习,一周的时间下来,最后我们产生了28个学习的模块。

  就是大家看到了这个样子,当我们把书撕开之后,我们形成的学习模块,它看起来比较简陋,因为我们仅仅只是把教材撕开,重新装订在一起,这是我们最初的1.0版本的泉源的教材,它是把高中九门学科的知识拆开之后重新组合28个模块,这中间包括世界政治,世界政治思想还有全球文明史,城市与建筑,精英工程等等这样一些从学科的知识中间,来源于它,同时有更多的不同学科融合的模块,构成我们第一个版本的知识体系。当然到了今天,我们的教材已经进行到3.0版本,我们新的泉源版本的教材已经不再是文本的形态,它是多媒体形态的教材,它里边包含了除了文本,可能包含视频、音频,包含各种帮助你加深对某一个知识理解各种各样的教材,在复合的互联网时代的电子的教材,我们目前还在进行编辑和更新,这是我们的一个对教学和课程内容的改造。

四、让问题驱动学习

  除了教学内容的重组,我们还做了另外一个比较大的动作,是所有的学习方式我们也进行了彻底的改造,因为当时这五个学生来了之后,老师只有我一个人,虽然我大学本科学的是理科,研究生开始读文科,我是可以教他们九门学科的,但是我告诉他们,我不会去讲太多的课,否则我从早会讲到晚,我会讲到吐血,而且单向的讲授是效率最低的学习方式,我说我们的学习方式必须变革,我们虽然在一个小山村里面,但是我们当时定下的学习原则我们要充分利用互联网的资源,所以我们拉好了网线,给每个人发好了电脑之后,我们的学习是以专题研究式的方式,就是我们日常的学习形态。

  什么叫专题研究?举一个例子,当时我们在小山村里,是没有任何垃圾处理设施,每天我们学生和我轮流做饭,我们产生很多生活垃圾,没有地方扔,这是一个问题,我们怎么解决它?我作为老师的职责,我知道这个问题需要用到哪些知识,它涉及到我们的化学,生物,甚至部分的物理还有地理,关于各种水污染的处理,关于各种固体废弃物的处理,这些知识分散在四种不同的学科里面。

  我设置了一个学习的任务单,我们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可以从教材里面寻找到什么样的知识,当然教材的知识远远不足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以及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搜索还可以找到哪些材料,我说谁愿意来承担这个任务?就是那个读职高的,第一个来报名的学生,他说他愿意,我说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生活厨余的垃圾怎么处理,三天之后他交给我非常漂亮的报告,他在把教材里面与这个问题相关的知识充分消化之后,搜索了更多的材料,他提出了一个综合解决方案,物理法、化学法、生物法,水怎么处理,固体的废弃物怎么处理,有机的垃圾怎么处理,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报告,这个报告也让我非常地吃惊。这就是我们所定义的用真实的问题来驱动学习。再来泉源之前,这个学生他一直只是在职高学习,他最后呈现这样一个报告质量,我相信已经不亚于他的很多同龄的学生。这是我们问题驱动学习的一个例子。

  我再举另外一个例子,因为我们在山村里面,每个学生和我,我们是轮流做饭的,我们在做饭的时候有一个微波炉这样一个工具需要使用,我们贵州的学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他做饭第一次碰到微波炉的时候非常害怕,一开始启动,那个微波炉嗡嗡作响开始转动,他就躲得远远的,不知道这玩艺到底有害,会不会对他构成伤害。对这些学生来讲也是一个问题,微波炉到底怎么工作的,它对我们的健康到底有没有损害,我们知道在网络世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流言会出现,包括微波炉的各种留言经常会有,比如说这样一篇文章是我们经常看到的,我们可能隔几年就会看到这样的文章出现,比如说微波炉加热食品会有害健康甚至会让你致癌,里面的逻辑是微波炉工作的方式会让食物里面的分子发生变性,最后导致所谓癌症的发生,这到底是科学还是谣言?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它。它顺理成章成为我们专题研究的任务,这个专题研究的任务做下来,它必须要用到物理的电磁学的知识,化学的分子极性的知识以及生物细胞功能方面的知识,这样一个专题研究,它需要把三个学科相关的知识进行系统的学习,当然他们对这个专题更加用心了,因为这和自己的健康有关,所以这是我们一个新的所谓的真实问题驱动学习的例子。

  有一次我们数学老师他带着学生展开关于概率统计这部分的知识学习的时候,他带着学生去看了一部电影,我不知道有没有同学看过,这部电影叫《决胜21点》,讲的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和他的一群天才学生,利用数学知识在赌场上赚钱的故事。这个电影的对白中间有大量的关于概率统计的术语在出现,正态分布等等,数学老师带领学生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说我们留意一下里面提到哪些术语,这些术语对我们无论理解剧情还是我们对数学方面的背景知识的了解都很有关系,这部电影本身拍得非常生动,学生对这部电影非常喜爱,同时在电影过程中间,他对所谓数学术语背后的好奇心也充分激发出来了,最后我们关于概率统计这部分知识的学习是通过电影的形式开始导入。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感觉到,当我们学生好奇心被真正激发起来的时候,当学习以另外一种方式和面孔呈现出来的时候,学生也会呈现出不一样的状况。

五、专题式研究学习,知识系统再现

  这样的方式,我也听到很多人来评论,他们说这种方式看起来好像确实比较有趣,能够吸引学生学习的热情,但是这样所谓专题研究式的学习,看似好像包括知识结构的打破,会不会让学生的学习变得非常碎片化,他的学科知识的系统性如何体现。这里给大家再举另外一个例子,在刚才那一个微波炉的专题结束之后,我们的学习并没有停下来,我们顺理成章地顺着这个专题开始往前推进,微波炉里面原理解读,我们知道它涉及到物理和电磁学的知识,我们相应产生第二个专题,把所有物理电磁学基本概念来做一个梳理,这个梳理要回到知识的源头,最初这些知识产生的经典实验是怎么进行的,当我们往这个方向开始延伸一个新的专题的时候,学生在做专题过程中间,他们自然就产生了一个疑问,他们说老师这些实验怎么都在一个非常集中的时期产生的,这是我们要的,我们知道一个专题激发他新的好奇心,我们就产生了第三个专题,这就是所谓欧洲的科学大发现的时期,为什么很多经典的物理实验或者物理重大的原理的发现都集中在这个时期产生?这个专题研究下来,我们开始跳到第四个专题,就是欧洲的启蒙运动和文艺复兴,它是和欧洲的科学大发现这个时代,和这些历史事件密切地关联。

  这些学习支离破碎吗?从学科角度来说确实是这样,甚至从理科一直跳到文科,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我们真的站在以学习者为中心角度来看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些看似好像没有关联不同学科的知识,在学生认知中间其实是一个整体,它内在的关联联系,甚至比学科之间的联系要更加紧密。所以学习者为中心,不就是以他们认知的逻辑为中心来展开他们的教学吗,这样的融合式的学习在我们看来才不仅仅是在进行知识点学了,同时也在训练他们综合思维能力,这是我们对学习的理解。

六、体验式学习,让学习生活更丰富   

  当我们以这样一种更有效率的方式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来展开知识学习之后,我们发现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一些能力和素质的训练了,我们可以开展更多的体验式的学习,开展更多的行动式学习,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走出课堂。比如说我们有时会带学生去海边,做一次长途的户外的徒步,这是去年在深圳的大鹏湾半岛,那天正好下着大雨,全体学生背着自己的东西,沿着海滩,非常崎岖难走,徒步了5个多小时。我们要穿过非常密的树林,有时候我们要在接近90度的坡上,我们需要用绳索去下降,才能通过,最后我们在海边,自己搭帐篷开始露营,在晚上篝火晚会的时候,我说为什么要把大家不断带到大自然里面来,不仅仅是放松,这就是教育,教育的含义对我们来讲是这样来理解的。

当我们在大自然中间的时候,我们对真实的世界会有一个更切身的体会,当我们去攀爬一个岩壁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会更加留心石头的位置,我们会更加关心一个树枝牢固的程度,我们会更加倾听周围的声音,我们会关注天上的云,我们去看我们平时很少去注意各种各样的景色,我们甚至会更加亲切感受到我们肌肉的搏斗,感觉到我们四肢的无力。在烧烤的时候,为一块烧焦的肉都会感到欢欣鼓舞。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在这个过程中植入什么地理或者生物的知识了,这个过程,这个体验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教育,这是我们对教育的理解。

  有时候我们还会带着他们进行更特别的活动,比如说壹基金每年在深圳会有一个大型的公益研讨会,连续两年的壹基金研讨会,持续四天的研讨会,所有的会务工作是由我们学生来承担,类似这样的公益活动,对学生经历以及个人生命成长是非常好的帮助。甚至有时候我们带他们去参加更特别的活动,比如说相亲的电视节目,当然我们不是带他们真的去相亲,我们希望让他们去体会电视工业整个制作流程,就像很多在座同学今天来这里,我相信这样的过程,对我们整个人生是特别的体验。泉源整个教学和我们的理想的设计,大概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呈现,我们希望不仅仅是课程的内容,我们整个学习的流程,我们所有的其他学习的资料,学习的资源,包括我们最重要的学习时间,我们老师的功能,我们师生之间的关系,所有的这些东西,我们都是要以新的方式来进行展开,在我们概念里面,一个新的教育模式必须重新定义学习,以及重新定义学校。

  当然在这样一个综合性的平台上面,我们希望学生的所有学习的数据被充分地记录,它通过数据方式,在学生、老师甚至家长之间充分地共享,在这样一个前提下面,我们的学习既能更有效率,也能更加照顾到每个人个性化的需求,最终在教学系统上面,大规模教学与个性化学习,就能够得到完美地结合。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事情是在全力以赴打造我们称之为中央厨房的教学知识系统,因为在我们梦想中间,我们做泉源高中实验班,并不想做成自得其乐的东西,我们希望这个模式影响更多的学校,去进入更多的学校,泉源实验班我们从最早的在茅山的山村里面,目前我们已经走出来,我们已经进入到广州和重庆不同学校里,我们和当地的学校去合作,在校内开设泉源实验班,未来我们希望泉源的模式能够进入到全国越来越多的学校能够开设出越来越多的泉源实验班,甚至开始我们已经在考虑创办独立的泉源学校,这是我们的梦想,我们希望在更庞大的教学知识系统下面,在更成熟的泉源模式下面,新的教学形态能够去帮助更多的学生。

  我把过去的教育形容成我们在迷宫里面,我们所有人都非常累,我们就像找不到方向的小老鼠,在不断地各种各样路径去尝试,不断地碰壁,不断地回头,最终你可能找到一个出口,但是你已经伤痕累累,我们希望换一种方式,我们不再闷着头向前,我希望带着我的学生向上,我们向上攀爬,我们站在更高的位置上,当我们从上往下看迷宫的时候,我们迅速能看清它的结构,我们迅速能够找到出口,这就是我办泉源高中训练营的出发点,也是我的梦想

 

收藏 打印文章